美国选举为何代表不了“吃瓜群众”

发于2019.12.9总第927期《中国新闻周刊》

在里根时代,共和党口口声声地炫耀“里根民主党人”,乃至这成了一个政治术语,指的是民主党选民背叛本党支持共和党,显示了共和党海纳百川的“大帐篷”风格。如今,共和党内部争权夺势时攻击对手最常用的一个词,是RINOs(Republicans In Name Only,名义上的共和党),意思是对方只挂个共和党的名字,但思想不纯,背离了共和党的意识形态。

“我们认为,实际数据应该更高。”在此领域做过专门调研的张荣丽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调研中,一些受访的家暴受害女性谈到,其丈夫在实施家暴时不会回避孩子,有的孩子会在旁边看,也有的会被父母轰到其他房间,但会听到父母在外面的打骂声、哭叫声。

他说,目前高中毕业生人数停滞或下降;加州山火、自然灾害和校园枪击都有所影响。2019年加州申请者大幅减少16.6%,约116人。

据张荣丽介绍,在她们所掌握的案例中,还有一些极端的。比如,儿童目睹父亲杀害母亲的过程,或儿童目睹长期不堪受虐的母亲杀死施暴父亲。“有个女童看到父亲对母亲实施家暴的过程后,吓得失语了,由此可见她心理上遭受的暴力伤害程度。现实表明,这些目睹家暴的未成年人确实受到了家庭暴力的伤害。”

7年来,小白几乎每天不敢睡觉,她害怕有一天突然醒来发现母亲没有呼吸了,她只能靠听着母亲睡觉打鼾来确认母亲还活着。这种状态持续至今。

北京千千律师事务所一直从事对家暴个案的研究与干预工作,其执行主任吕孝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陈,以往公益律师在进行个案维权时,往往将目光投射在司法程序上,忽视了在一个已有子女的家暴家庭中,除了显性的加害人A与受害人B之间,还有一个从未缺席的目击者C始终存在。只是由于人们的长期漠视,C不幸地被忽视为隐形。这些敏感、自卑、无助,甚至有自杀、暴力倾向的目睹家暴未成年人的心理需求,将会纳入未来家暴个案援助的关注点。

本届提前录取生中,10.1%是家里第一代读大学,2018年未这一数据为9.6%。

为何如此?两党垄断了选举,而且有预选制度。不管选谁,必须在本党预选中出线。这就造成了左派在民主党中比谁更左,右派在共和党中比谁更右。更糟糕的是,预选的投票率低,这就和世界杯小组赛收视率赶不上决赛一样。预选时,两党选民严重“出勤率”不足。投票的大多是那些最极端、最狂热的人。如此这般,极端分子就劫持了预选,最终只能选出左右两派极端分子出来对决。

– 经验天赋现在替换为+25 攻击力

由于长期目睹家暴,小白的脾气变得暴躁,易冲动。小白的老师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小白生气时会摔东西,缺乏自信心,遇事易逃避,学习成绩也不好,与同学的关系较差。

36岁的王奇(化名)觉得自己病了,而且得的是一种怪病。每次看见酒瓶,他都有一种拿起来砸向别人的冲动。

时隔30年,这一幕仍然刻在王奇的脑海里。目睹家暴给王奇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如今他至少需要接受一年的心理治疗。

11月10日,《纽约时报》发表了Nicole Hemmer的一篇文章,比较了上世纪70年代初弹劾尼克松和当今对特朗普的弹劾。当年是民意决定一切:一开始,大多数选民反对弹劾,而一旦支持弹劾的选民超过半数,就形成了不可逆转的拐点——尼克松大势已去。

在美国选民中,共和党、民主党、独立人士大概各占三分之一,往往独立人士的份额还更大一些。在两党中,温和派又占了相当比例,但他们在预选时的影响抵不过少数极端派,结果,两党的候选人脱离大部分选民的意志。最终不管谁当选,多数选民还是“吃瓜群众”,觉得自己并没有被代表。

– 经验天赋现在替换为+15 智力

回忆往昔,黄莉没有愤恨,反而充满了自责。她责备自己没有冲出来,责备自己无力保护母亲。

– 经验天赋现在替换为+2 魔法恢复

《Dota2》于今日推出了全新的7.23e平衡性补丁,本次补丁移除了所有经验类天赋;移除了地图下半部分两座圣坛;另外电炎绝手与虚无之灵也再次遭到削弱。

对于王奇、黄莉、小白这些当年目睹家暴的未成年人,中华女子学院法学院副教授张荣丽给他们归了类别,即指在家庭中没有遭受家暴,但经常亲眼见证家庭暴力发生的未成年人。

对于申请人数减少,哈佛招生和财政援助负责人菲茨西蒙斯(William R. Fitzsimmons)说,原因主要是人口变化和世界经济不确定性。

– 经验天赋现在替换为+30 移动速度

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解读称,此次广东拟立法将目睹家暴未成年人的问题揭示出来并提供保护,具有示范借鉴意义。

– 经验天赋现在替换为+350 生命

与王奇一样,因为目睹家庭暴力而造成心理创伤的人还有很多。

这些记忆给王奇带来的伤害是刻骨铭心的。有一天,王奇的的新生儿子正在喝奶,他转眼看见一个喝了一半的酒瓶,突然就很想拎起来。“我被这个转瞬即逝的念头吓得不轻,这是出生没几天的亲儿子啊。”

实际上,像黄莉一样,看着父亲打母亲却无能为力的孩子还有很多。

另外,2019年提前录取的2024届学生中的亚裔比率从2018年26.1%降低到24%。

2019年10月,“学生公平入学”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状告哈佛歧视亚裔学生案,波士顿联邦法官裁决哈佛胜诉,称哈佛的招生程序“并不完美”,可是没有证据显示其中有任何种族意味,或有任何招生决定对亚裔造成负面影响。

在王奇的记忆里,父亲是个“酒鬼”,每次喝完酒都会殴打母亲。当时只有4岁的王奇除了哭什么也做不了,躲在角落里浑身发抖。

本来,共和党属于人气党、民意党,这在里根时代达到顶峰。里根1980年赢了10个百分点,1984年赢得18个百分点。老布什1988年也赢了很多。但是,2000年他的儿子小布什,则以少数票当选。这个世纪就是这么不祥地开始了。到了2016年特朗普当选时,总选票输给对手两个百分点。这么算下来,在过去30年,共和党在总统选举中总共就赢得过一次多数票,即2004年布什连任的大选。

– 经验天赋现在替换为+10 力量

– 经验天赋现在替换为+5 护甲

目睹家暴对于未成年人的伤害程度,张荣丽认为要因人而异,“婴幼儿可能只是担心、恐惧。伤害比较严重的往往是懵懂时期,如6岁至8岁。等到了青春期,他/她可能会对目睹的家暴采取一定的防范策略,甚至有些男童就开始要拯救母亲,要介入暴力、要保护等”。

在广东反家庭暴力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十大案例中,有一起广州目睹家暴儿童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案。

– 经验天赋现在替换为+25% 魔法抗性

录取者中女性比率占51.7%,略高于2018年的51.3%。2019年提前录取的女性学生大量对物理科学和计算器科学兴趣。2019年表示打算攻读物理科学的女性生站57.4%,高于2018年52.9%和潜能33%;对计算器科学感兴趣者中49.1%是女性,2018年和前年分别为42.9%和29%。

被提前录取者需要5月1日前决定是否选择哈佛就读,常规申请截止日期是2020年1月1日。(刘晨懿之)

非裔、拉丁裔,美国本土原住民和夏威夷原住民录取比率都略微增加,分别从12%涨到12.7%、10.1%到11%,以及1%到1.3%。

– 移除所有经验相关天赋

近日,《广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办法(草案)》提请审议,在反家庭暴力法基础上作出细化规定,其中明确规定,目睹家暴的未成年人也是家暴受害人。

● 代际传递是家暴久禁不绝的重要原因之一。将目睹家暴儿童界定为受害者,以法律形式呈现家暴影响的隐蔽性和潜伏性,是切断家暴代际传递的有效方法之一

经过心理咨询,王奇的病根找到了——满脸通红的父亲拿着酒瓶砸向母亲,酒瓶在与母亲的脸部撞击时破裂。“那一刻,母亲刺耳的尖叫声好像刺穿了我的身体,我全身僵硬了,看着玻璃碎片扎进母亲的脸,鲜血顺着她的脸颊留下。”

还有网友说自己“是一个靠仇恨活下来的人”,因为从记事开始,他的父亲就当着他的面殴打母亲,他一直在阻止,但并没有用。“我到现在都恨他,并且一辈子恨,他让我一生都活在恐惧与阴影中。挥之不去的夜夜噩梦,都是他暴唳的打骂。他让我成为一个表面快乐、内心极度孤独恐惧的人。”

其实,民主党也大同小异。不错,民主党每次赢,都是靠赢得大部分选票。但是面对一个大部分选民都明确不喜欢的特朗普,民主党至今依然胜算很小。民主党内不是没有能打败特朗普的人。比如拜登,根据现在的民调,击败特朗普似乎没有太大悬念。如今跳出来的纽约前市长布隆伯格,击败特朗普也是大概率事件。民主党也明白,其首要使命就是击败特朗普。但是,上述两位候选人很难在民主党预选中出线,而沃伦等极左翼则势头很猛,虽然在民调上被特朗普压着。

此次提前录取的国际留学生从2018年11.2%减少到9.6%。不过,菲茨西蒙斯说,对于美国当前政治环境,包括哈佛在内很多学校都担忧2019年国际学生申请将大幅下降,不过实际并非如此,让人鼓舞。他说,国际学生申请下降幅度少于总体申请。

– 经验天赋现在替换为+2 魔法恢复

以下为更新日志原文:

“其间,母亲喝农药自杀两次,但是都被抢救了过来。”小白形容自己父母的婚姻是一场悲剧,母亲耽误了父亲,父亲在忍耐中一次次爆发。

“如果11岁那一年,我第一次目睹爸爸打妈妈的时候,我能够冲出那个门缝,能阻拦我的爸爸打妈妈,也许后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2017年,时年38岁的女导演黄莉站在《演说家》的舞台上,缓缓讲述了折磨自己20多年的家暴问题。

如今,支持弹劾特朗普的选民超过半数,福克斯新闻的民调显示,51%的选民支持弹劾特朗普并将其赶出白宫。其他民调略有出入,但支持弹劾的都超过反对的。然而,共和党众议员没有一个打算投票支持弹劾的。同时,在参议院占多数的共和党人正紧锣密鼓地筹划捍卫特朗普,只有罗姆尼等极少例外。弹劾要参议院的三分之二多数赞成才能成功,这个可能性近乎零。可以看出,民意和政治家的取向完全脱节。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45期

– 经验天赋现在替换为+6% 技能增强

– 经验天赋现在替换为+100 施法距离

– 经验天赋现在替换为+8% 技能吸血

– 前哨经验现在每10分钟结算,原为每5分钟(数值为20*分钟数-50)

中国妇女儿童心理咨询热线(4006012333)和白丝带终止性别暴力男性公益热线(4000110391)等,都是目前面向全国的公益热线,可以接听目睹家暴儿童的咨询。白丝带终止性别暴力男性公益热线负责人张智慧曾向媒体介绍,目睹家暴儿童的情绪、认知和行为等反应与直接受暴儿童相近,其心理创伤程度并不比后者轻。

据张荣丽介绍,她曾在调研过程中接触过一起真实案例:“离婚的时候,如果法院要把目睹家暴儿童的抚养权分给有家暴行为的父亲,导致受家暴的妻子跑了,原来目睹家暴的孩子就成为了现在潜在的受害人。曾经有一位母亲向我表示,家暴的前夫离婚后就开始打孩子,说‘你妈就是被我给打跑的,你还想跟我犟’,言下之意就是你要跟我犟,你的下场就会和你妈一样。”

– 蜥蜴绝吻的移动速度减缓从25%减少至15/20/25%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 目睹家暴儿童的情绪、认知和行为等反应与直接受暴儿童相近,其心理创伤程度并不比后者轻

– 经验天赋现在替换为+30 攻击力

14岁的女孩小白就曾目睹了7年家暴。7年前,母亲因患有精神病与家人(主要是父亲)发生纠缠,时间一长便演变成家庭暴力。父亲会因为母亲吃药的问题,与母亲发生争吵,有时父亲会对母亲动手。小白记得最激烈的一次是,母亲因小事激怒了父亲,父亲踹了母亲一脚,母亲歇斯底里地责骂父亲。

庆幸的是,基层司法实践中已经出现了对于目睹家暴未成年人的保护。

1、《Dota2》 7.23e平衡性更新 电炎绝手与虚无之灵再次削弱

有网友这样描述自己目睹家暴后的感受:“小时候,我一直以为自己是矛盾的根源,没有了我,就不会发生这些。我的妈妈最可怜,她承受了家庭暴力的一切皮肉之苦。我作为那个幸存的孩子,内心却从来没有幸存过。”

邓某某(女)与董某某产生离婚纠纷,董某某在协商过程中情绪失控,砍伤了邓某某,儿子小石目睹了这一幕。在律师帮助下,邓某某向法院申请了人身安全保护令,保护范围包括小石。保护令到期后,董某某两次“强行探望”儿子小石,影响了小石的学习和生活。办案律师以小石的名义向法院提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办案法院委托社会观护员了解小石在家庭暴力中的心理创伤情况。经过听证,法院同意小石的申请,裁定禁止董某某骚扰、跟踪、接触小石及其母亲邓某某,保护期限为六个月。

– 经验天赋现在替换为+10% 技能增强

从此,王奇告诫自己“离儿子远一点”,不再喝酒,他害怕成为父亲那样的人,更害怕永远躲不掉那个施暴者的影子。

联合国发布的《2013暴力侵害儿童全球调查报告》表明,全球每年约有1.33亿至2.75亿的儿童,亲眼目睹发生在其父母之间的某些形式的暴力行为。美国心理协会将目睹家暴列为虐待儿童的一种方式,并通过方方面面的社会支持系统,将目光锁定于这个长期被忽视的群体。

– 移除两座远离肉山的圣坛(初始冷却时间从5分钟增加至7分钟,冷却时间从5分钟减少至4分钟)

这也能理解共和党为什么越来越极端、越脱离民意。小布什2000年“不得人心而得天下”,到2004年照样赢。而特朗普输得更多,而且遭到有充足民意支持的弹劾,但展望2020年,他的胜算仍然不小。美国政治,似乎开始了一条背离民意的道路。

– 经验天赋现在替换为+20% 魔法抗性

2015年全国妇联的一项调查表明,我国2.7亿个家庭中约有30%存在家庭暴力。按每个家庭平均一个孩子计算,我国有近9000万个孩子亲眼目睹过亲人间的施暴过程。

● 2015年全国妇联的一项调查表明,我国2.7亿个家庭中约有30%存在家庭暴力。按每个家庭平均一个孩子计算,我国有近9000万个孩子亲眼目睹过亲人间的施暴过程

作者:薛涌,北京大学中文系学士,耶鲁大学历史系博士,现任教于美国萨福克大学历史系

“法院依照实际当中的目睹家暴儿童保护的需要,果断裁定了保护令,这是非常好的对反家暴法在实践当中的应用。”在张荣丽看来,反家暴实践需要各地根据自身情况,及时总结儿童保护方面的需要,在制定地方法规的时候,有目的地去进行一些制度创新,这样才能适应儿童保护工作的需要,要把反家暴法总则部分对儿童的特殊保护相关规则实际化,除了遭受暴力的儿童之外,另外还需要重视目睹暴力的未成年人。

父亲打母亲,母亲打她,年幼的黄莉陷在家暴的漩涡里,苟且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