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记者 吴抒颖    每经编辑 魏文艺    

头部房企万科也要养猪了!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万科将集团战略升级为“城乡建设与生活服务商”。万科在“招募令”中称,2019年猪肉价格的大幅上涨,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给万科客户购置食品带来的不便,公司认识到,以服务万科现有客户为起点,在“从农场到餐桌”的整个产业链条上,与各行业优秀伙伴共同努力,争取“以普通家庭可支付的价格,为大众提供安全健康的日常餐食”,是“美好生活场景师”的重要组成部分。

18日送集中隔离点隔离观察。19日核酸检测阴性,31日再次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本人无临床症状,诊断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沙特阿拉伯输入),已规范转诊至大理州定点医院。

美国相当一部分人认为,特朗普因疫情指责世卫组织没有道理。《纽约时报》上月的一篇文章分析,作为一个国际组织,世卫组织没有任何领土主权,不可能想去哪里调查就去哪里调查;它要依靠成员国的资助运作,做任何事,都必须得到成员国的支持。世卫组织所能提供的,是专业知识和国际协调。

《华盛顿邮报》5月20日的一篇评论则说,正是因为世卫组织应对疫情比特朗普更有效,特朗普才憎恨这个国际组织。

特朗普这个人,更是事事主张 “美国优先”,对国际组织的敌意更深。而这次疫情又加剧了他的这一情绪。《纽约客》前不久曾发了一篇讽刺性的短文,说在疫情发生后,特朗普天天指责外部世界,他也讨厌人家和他说“卫生”和“健康”话题,白宫防疫工作又组织得一团糟。所以疫情期间,特朗普最憎恨的三个词分别是“世界”、“卫生”和“组织”。而世界卫生组织,正好是这三个词的组合,难怪特朗普要和世卫组织作对!

云南现有无症状感染者4例(中国籍3例),巍山县的通报,明确了其中一名无症状感染者的行动轨迹。

通报称,4月1日,经省州确认,巍山县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1例,男,16岁,云南昆明人。3月12日乘坐飞机从沙特阿拉伯抵达迪拜,13日上午乘坐飞机从迪拜抵达曼谷,后从曼谷乘坐飞机抵达老挝,14日乘飞机从老挝到昆明,17日晚乘私家车到巍山县大仓镇甸中村委会回营村,途中全程均佩戴口罩。

不过,特朗普的这种做法,不仅美国民主党人极力反对(他们担心特朗普政策会让美国在世界上孤立),就算传统的共和党人,也认为他言论反复无常,行为太过乖张,所作所为对美国有害无益,所以也持反对态度。只有那些和特朗普一样的事事“美国优先”的极端保守民粹分子,才支持特朗普。

虽然是虚构性的讽刺短文,但这篇文章却基本说出了特朗普憎恨世卫组织的深层原因和直接原因。

经流行病学调查,追踪到密切接触者1人,已按要求在巍山县人民医院医学隔离观察;追踪到一般接触者25人,均按要求进行管理。(完)

“招募令”显示,万科在2020年3月正式成立食品事业部,在业务开展初期,主要布局生猪养殖、蔬菜种植、企业餐饮三大领域。根据万科官网,集团合伙人谭华杰将兼任食品事业部的首席合伙人。

羊城晚报国际评论员 钱克锦

所以共和党通常对国际组织的态度不太友好。比如,去年被特朗普炒掉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曾在布什政府时期担任驻联合国大使,他曾说“联合国总部大厦38层,如果少了10层,不会有任何影响。”这一说法,在保守派内有一定的代表性。

有分析认为,特朗普憎恨世卫组织,固然是想找替罪羊和转移注意力,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他作为一个保守的民粹主义者,天生就不喜欢国际组织和国际合作。

(镁刻地产原创,喜欢请关注微信号meikedichan)

在如何看待美国和世界的关系上,美国历来有国际派和孤立派之分。虽然都是为了美国利益,但一般说来,自由派(民主党)比较注重通过国际合作达到目的,而保守派(共和党)则更强调美国通过自身实力取得利益,其中走得更远的,就被称为“孤立主义者”。

当然,特朗普的这些举措,不仅在国际社会遭到反对,在美国国内也遭到批评。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埃利奥特·恩格尔上月底说,国会启动了对特朗普这一决定的调查。

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急剧蔓延后,特朗普经常指责这个,责怪那个,其中也包括世卫组织。他在4月14日就宣布,美国暂停向世卫组织缴纳会费,并要求对世卫组织在疫情中的行为问责。

5月7日晚间,万科招聘小程序“万招君”发布“招募令”,招聘包括猪场拓展经理、聚落化猪场总经理、养猪场预结算专业经理、猪场开发报建专员、猪场兽医在内的5个社招岗位,工作地点均在深圳。

这封信被一些媒体称为“哀的美敦书”(即最后通牒)。“推特总司令”特朗普,照例也将此“哀的美敦书”贴到了他的推特账号上。不过,什么是“实质性改进”,特朗普没有说,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

这篇文章还说,仔细回顾疫情在全球的发展就会发现,世卫组织的行动,比很多国家的政府更有远见,速度更快。没有证据表明世卫组织应该为欧洲和美国的疫情蔓延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