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合作媒体:连线Insight(ID:lxinsight),作者:向阳、南北。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2020年年初,前联想副总裁常程跳槽小米,就此埋下一枚“定时炸弹”。

但毫无疑问的是,“碰瓷”其他品牌手机,是常程最大的吸粉利器,也是联想手机营销的重要战术。

此后,这座只有50几户人家的村落以原生态的雾凇景观而闻名。贾秀珍和丈夫所经营的影壁峰雾凇人家客栈也在“雾凇经济”的催生下,繁忙起来。

2018年5月,常程在联想Z5的预热微博中直接@小米,表示“不服来战”。其后的手机发布会上,常程拿联想Z5全程对比小米8,最后还在微博上开怼,“比米8好的更是不只一点”。

2016年到2017年之间,联想的对手们——小米、华为、OV等品牌高歌猛进,留给联想的机会更少了。

之后,联想的手机业务定位调整,不再聚焦于高端定位,而是发力千元级智能机,这块业务的掌门人也换成了联想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刘军。

可惜,这只是昙花一现。今年以来,联想手机再一次陷入无人问津的境地。

第三,为银行注入资金以增加客户数量

国产手机厂商的营销一直执着于碰瓷,一众下场的高管中,为什么唯有常程获得了“万磁王”的称号?过往的故事说明了“万磁王”何以成为“万磁王”。

影壁峰“雾凇奇湖·松江画廊”作为冰雪特色资源,已被列入桦甸冰雪旅游发展规划中。依托白山电站大坝下游12公里不冻江的雾凇冰雪资源,桦甸正打造十里雾凇廊景观带。

违约金之外,小米和常程最在乎的可能是,由于要履行竞业限制义务,常程在两年时间内不得在友商任职。

重新推出手机业务的联想,对标的就是智能手机的鼻祖iPhone,连名字都颇为相似——乐Phone,但与联想的期待不同的是,这款手机销量并不乐观,第一代乐Phone只卖了50万部,远低于苹果销量。

也有网友问道,难道联想没有和高管签订竞业协议吗?

江面薄雾轻袅,沿江树木被冰晶夹裹,玉树琼枝,所结雾凇清澈丰盈。“我家离江水就20米,一早推开门就能看到雾凇。”因冬日里频现“五星级雾凇”,影壁峰村逐渐受到摄影人的青睐。

通常情况下,代发工资符合双方利益,对企业有利,对银行有利,所以这是合作共赢的事情。毫不夸张地说,如果企业要处理工资支付,那么各大银行的业务专家也会紧跟其后。如果是一些大中型企业要办理这项业务,银行行长都可能亲自触动,上门自荐。对此,大家有何看法?

2020年1月2日,雷军在微博上宣布,前联想集团副总裁、中国区移动业务负责人常程加入小米,担任小米集团副总裁,负责手机产品规划。常程也发布了朋友圈,他提到,加入小米是最美的期待,“2020拼搏从第一天开始。”

令人遗憾的是,联想似乎一直在错过机遇,这最终导致它坠落。

灶膛里的柴禾烧得正旺,客栈里温暖如春。贾秀珍和丈夫单宝林正在抓紧整修客栈。“希望客人住得更舒适些。”这座依江而建的村庄,也会在雾凇降临后繁忙起来。(完)

常程选择加入小米这件事,就像一个深水炸弹。当时有网友调侃,“联想副总裁碰瓷小米好几年,把自己碰成了小米副总裁。”

但尽管在互联网思维上,ZUK进行了勤奋的研究,还是没能生存下去。

Z5的定位,以及它的当红流量代言人朱一龙,加上常程的卖力营销,成就了它不错的销量。

常程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上传了一张海报,海报上写着“吓人的东西,都是联想想出来的。”直接调侃了小米和华为两家友商。

贾秀珍所居住的影壁峰村坐落于中国东北部城市吉林省桦甸市,松花江蜿蜒流经全境,三座梯级电站形成了白山湖、红石湖、松花湖“三湖联珠”奇观。

事实上,代发工资的工作量很小,成本低。银行和企业合作后,就整个流程而言,在首次支付工资之前,有很多准备工作,比如为企业开立公共账户、签订代理协议、签订企业员工电子工资清单等,对于银行来说,由银行员工用过计算机来操作这些流程可能并不复杂,代发工资并不是我们想的那样。银行一个一个地给每个雇员发工资。事实上,是通过电脑批量支付工资。职工月工资由企业支付后汇入银行。银行只是根据你创建的工资单上传电脑,然后一键支付给你。非常简单,躺着都能完成的工作,哪家银行不喜欢呢?

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Z5代表了联想手机的重生,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为了挽救颓势,联想手机的管理层换帅频繁。

智能手机的两拨浪潮,互联网渠道和线下渠道,前者小米、华为抓住了,后者OPPO和vivo抓住了,而在第一波浪潮中,联想依然依赖于运营商渠道,在互联网渠道方面却颇为保守。在第二波浪潮中,联想也没能有效开拓线下渠道,后来联想一直试图追赶其他品牌,但却落后太多了。

不过,加入小米后的10个月,常程并没有拿出多少成绩。

2018年初,常程带领ZUK团队回归联想,负责联想手机。在之后,联想的Z5、Z6等系列机型就是在他的带领下推出的。

大村还期望完善向所有外国人提供学习日语机会的公共机制,并减轻地方政府的财政负担。此外有关对儿童的日语教育,据悉他呼吁抓紧转向根据儿童人数按比例确定负责日语辅导教员数的“基础定数”框架。

在2002年,联想就通过与夏华电子合作进入手机市场,但一直不温不火,2008年,联想曾把手机业务作价1亿美元卖出,但2009年又以2亿美元的价格回购。

40岁的张丽梅和贾秀珍家仅一道之隔,此刻的她正将今秋刚刚收获的玉米磨成粉,以备冬日所需。

在影壁峰村,贾秀珍夫妻堪称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早在2006年,第一批摄影人抵临影壁峰村后,贾秀珍便决定靠雾凇“换白银”。“以往的冬天我们就是猫冬,现在不一样了,冬天很忙。”现在,贾秀珍一家的大部分收入均来自于“冬忙”。

为了更了解年轻人,常程的手机团队有好几个用户的QQ群,每天在群里讨论各种问题,以反馈到手机体验调整上。

“家里开始做粘豆包,雾凇一到,客人也就到了。”53岁的贾秀珍和丈夫单宝林此刻已开始准备接待客人的吃食。“时刻关注着温度的变化,一旦出现雾凇,电话就成了热线。”

之后,常程开启了他的怼天怼地之路,连苹果手机也不放过。2018年9月,常程在微博上为联想Z5宣传,“‘一只Apple迄今为止都做不到的产品’,发布会3个月后,可以摆在一起比一比了。”文案夸张至极,备受争议。

10月10日,新浪科技援引知情人士称,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已就“前联想副总裁常程跳槽小米”一事公布了裁决结果,常程将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并支付违反竞业限制义务违约金525万元。

“一江三湖”是桦甸市旅游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城市即景区、乡村即景点、农户即景观、文化即生活”也成为桦甸旅游的新模式。

之后,针对原联想集团副总裁常程加盟小米一事,联想集团发言人表示,公司与所有高管均签有竞业禁止条款,如确有违约,公司将在法律框架内寻求问题的妥善解决,共同营造尊重契约精神的人才流动空间。

2018年1月初,原ZUK手机CEO常程,带着数百人的团队回归联想移动。他承担着力挽狂澜的使命。

但对于此前一直节节败退的联想手机来说,现在的处境更为艰难。

对此,常程的委托律师方发表声明,将针对该裁决书向法院提起诉讼,该裁决书依法未生效。

他一直在微博上积极与网友互动,紧跟行业热点,数年来积攒了300多万粉丝。

最早,常程通过“调侃”小米8和荣耀play一战成名。

回归之前,常程在ZUK负责开发手机,ZUK在2015年愚人节成立,使命是对标小米、模仿小米,抢占智能手机市场。

他发表的公开信中写道:“我将暂时兼任新兴市场产品开发部门负责人并亲自参与日常管理,直到找到合适的人选接替。现有的管理团队将直接向我汇报。产品开发团队将继续肩负重振联想品牌智能手机、重振新兴市场手机业务的重要使命。”

“我们家虽然只能接待十几个人,但也要让来的客人吃到新鲜的食物,要准备一个冬天的饭菜,山菜、笨鸡、粘豆包都要备齐。”孩子在市里上学,张丽梅则和丈夫留守在村里,依靠雾凇赚钱,这让她觉得未来可期。

售价为3299元的联想Z6 Pro 5G,被称为是最便宜的5G手机,但比较尴尬的是,在各家都在扎堆发布双模5G手机的时候,联想的这款手机是一款支持NSA的单模5G手机。

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常程曾提到,ZUK手机上预装了一个名为“用户中心”的APP,记录用户每天花在各类APP上面的时间,“经过用户允许之后,我们会在后台看到用户都是在哪些应用上花了时间,通过用户画像之后,再找厂商合作。”

当时的联想Z5新品发布会,是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和常程搭档的首场发布会,给足噱头。2个月后,联想时隔多年重启代言人,签约当红演员朱一龙为代言人,朱一龙定制款开售当天就抢购一空。Z5高性价比的定位,再加上流量明星加持,让联想收获了一场难得的胜仗。

联想的手机业务做得很早,至今可以说是一波三折。

对于银行来说,资金储备量的多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毕竟,如果一家银行连钱都掏不出来了,还有谁会去办理业务?与银行签订工资代发合同的公司往往会将大量资金存入公共账户,以避免发薪日无法支付员工工资的尴尬。此外,公共账户的利率很低,这对银行来说显然是一项无损失的业务。同时,很多员工在拿到工资后,并不是马上把钱全部取出来,所以剩下的钱就会成为这家银行的活期存款,这是所有银行都希望看到的低成本存款。假如说一个月存上2000元,存上一年半载的,到最后也会是一大笔钱。

常程让小米品牌形象陷入危机,最终小米10青春版的销量也不及预期,截止今年9月,小米10青春版已经跌破2000元价位。

市场调研机构CINNO的数据显示,上半年联想手机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只有0.8%。

赏雾凇讲究“夜看雾”,贾秀珍在午夜江面升腾的雾气中,便可判断第二天雾凇出现的可能。

联想发布的内部信中也还提到,常程积极深入互联网行业,提升影响力,通过微博用户互动,积累了数百万的铁杆粉丝,通过各种线上线下的粉丝活动,为联想移动互联业务积累了大量的人气和有效的用户反馈渠道。

在联想手机被放弃又被重启的时间里,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巨变,已经让局势和之前完全不同。

2015年6月,原联想集团副总裁、中国区总裁陈旭东成为移动业务的新总裁,但业务不见起色,黯然离开。2016年底,原人事部门负责人乔建接手联想移动业务,从三星、中国移动等挖来数位高管,但都没能挽救联想手机的颓势。

事情发展至此早有预兆。

“一个冬天至少要接待三、四百人。”贾秀珍负责客人的饮食和住宿,单宝林则需要为摄影人和游客准备游船、牛爬犁等游乐设施。“村里也会组织秧歌表演,游客都喜欢看。”

过去几年,常程以“万磁王”之名立起了碰瓷营销的人设。

目前,联想公布了负责联想手机业务的新负责人: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移动亚太新兴市场负责人赵允明。

常程加入小米后,负责手机产品规划等工作。小米集团曾发布的《关于常程先生的任命通知》中提到,“常程先生在消费电子领域拥有对行业的深刻理解和丰富的经营经验,相信在他的带领下,我们的手机产品规划会更具行业前瞻力,更贴近用户需求,对手机业务提供更强有力的支撑。”

关于2019年4月创设的针对14种行业“特定技能”,知事会建议中称支撑地区经济的中小企业人手不足状况持续,期望将林业、纺织业、道路货物运输业等18个领域追加列为对象行业,并要求采取避免外籍劳动者向大城市及特定地区集中的措施。

常程重新执掌联想手机部门后推出的第一款产品Z5,走的也是性价比,起售价1299元,他用国民旗舰来形容Z5,包括屏幕、外观、配置、系统体验。

今年4月,常程曾为了宣传小米10青春版发送微博,但微博文案中提及“裤裆开裂”等低俗字眼,引发了外界的质疑,最终常程删除微博,并在小米10青春版发布前一天正式道歉。

第一,工资代发易于操作

错过发展机遇、产品线频繁变动、管理层频繁换帅,这一切导致了联想手机的溃败,这个大势,并不是常程一个人就能拯救的。

对于联想来说,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拯救联想手机于危机的人并不容易,谁将能带领联想手机走出迷雾?拭目以待。

如果公司与银行签订合同,所有员工都必须申请银行存款卡。这样,银行的客户群自然会增加。随着流量的增加,银行自然也会跟进,为这些新用户推荐理财产品和自己的信用卡。如果公司有1000名员工,月薪5000元,有20%的员工购买理财产品,每年将有1200万元的理财资金。有了信用卡,银行就能赚更多的钱。毕竟,银行的大部分资金来自于利差,许多银行都是靠信用卡生存。

雾凇频至的村庄 张朝信 摄

2018年上半年,国内手机厂商扎堆发布新品。一开始,华为“余大嘴”(华为消费者业务负责人)公开表示,要发布“吓人”技术。之后,小米总裁林斌借势营销,在微博上提到,“小米8有一大堆‘非常吓人的技术’,一页纸都写不下了。”

手机行业从不缺竞争,但2020年国内手机市场的竞争只会更加白热化。根据,中国信通院发布《2019年11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2019年11月,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3484.2万部,上市新机型56款。其中,5G手机出货量为507.4万部,占总体的14.56%;新上市5G手机4款。

联想2015/2016财年一季度财报显示,联想手机部门税前亏损为2.92亿美元,而其品牌分支摩托罗拉的手机出货量为590万部,比去年同期缩减了31%。当时杨元庆提到,“联想的亏损主要来自摩托罗拉手机业务。”

这一系列的营销操作,为Z5吸引了诸多关注,也将其推上了爆款的宝座。但一切却并不止于此。

在跳槽前,常程一直被视为联想手机的灵魂人物,以过硬的产品能力和粉丝号召力著称。

随着国内手机市场转入存量市场,各家不得不将目光落到其它友商的用户池里,通过持续的吸粉获得增长。

常程在担任CEO期间,着重于在性价比、外观设计、APP等方面,研究如何更适合年轻人的需求。

在贾秀珍的带动下,影壁峰村的一些村民也改变了“冬闲”模式。

2014年,联想手机收购摩托罗拉,这一年,联想手机踌躅满志,但是在小米、华为等新品牌的夹击下,联想手机业绩连连下滑。

2000年加入联想后,常程在此战斗了19年,历任笔记本事业部研发总监、联想集团副总裁兼移动端到端软件平台总经理,2018年重新执掌联想手机业务。近日联想发布的内部信中提到,由常程开发出的K860、K900、Yoga tablet等旗舰产品以及乐商店、茄子快传、乐安全、联想游戏等明星互联网服务产品,为联想移动互联业务做出了突出贡献。

直到今年6月,联想集团就常程违法竞业限制一事提起仲裁。按照联想集团方面的说法,庭审过程中,由于常程不认可其本人签字的真实性,经仲裁委员会指派,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已对常程2017年7月24日签署的《联想限制性协议》进行鉴定,鉴定结论显示确系常程本人签字。

5G与4G之间的拐点已经出现,对于国内手机生产厂商而言是一个更为严峻的考验。置身其中的手机厂商们,不得不背水一战。

对于当时新上任的常程而言,需要面对小米第三季度的颓势,压力不小。而对联想而言,损失的是一名大将。

影壁峰村位于白山湖下游,受温差及江水雾气的影响,隆冬时节,影壁峰村几乎每天都有雾凇。

游客在雾凇下拍照 张朝信 摄

从年初到年末陆续发布的几款手机:Z6 Pro、联想Z6、联想Z6青春版、联想Z6 Pro 5G,都没在市场上掀起水花。

在这些产品线里,Z系列是被寄予厚望的。

耐人寻味的是,在众多狙击对象中,常程尤其喜欢瞄准小米。

也许在这场联想、小米与常程的互撕中,谁都不算赢家。

到了2019年,小米似乎也传染上了碰瓷的习性。2019年年初Redmi的发布会上,雷军的“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将现场充满了火药味。之后的小米 CC 系列手机发布会上,更是频频提到友商二字。

对于联想手机的各个产品,常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他在内部进行了定位的划分:“联想手机的产品线现在主要分为:Z/S/K/V 这几条,Z是联想的旗舰,在今年年底会发布另一款旗舰,Z这条产品线是以科技为主的;S产品线更多是偏时尚和拍照;K产品线偏向年轻人;V系列定位在对待机有特别需求的人。还有一类人是海外的用户,更高需求的。”

当下,国内手机市场处在萎缩态势。根据IDC数据,2019年Q3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约9890万台,同比下降3.6%,降幅较今年上半年有所收窄,但下降趋势仍在持续。

本文由不凡智库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到2013年,联想手机在国内是仅次于三星的第二大智能手机厂商。2011到2013年之间,国产兴起的几个手机品牌——华为、中兴、联想、酷派,被外界起了一个称号:“中华酷联”。

松花江岸雾凇“繁盛” 张朝信 摄

“万磁王”常程的碰瓷营销之路

同一时期发出的推广海报文案也暗有所指,文案写道:“比30万次,好太多!”此前,小米手机官方曾表示,MIX 3的滑动寿命有30万次。

此次调整也让联想手机在国内市场有所突破,也帮助联想手机登上有史以来的巅峰。

同年11月2日,联想发布Z5 Pro,也频繁碰瓷小米。当时小米手机发布了滑盖全面屏的MIX 3,被雷军调侃为“新一代的解压神器”。其后常程带着联想Z5 Pro的话题,在微博上发文:“没有顶级手感谈何滑动解压。”

2015年,可以说是移动智能手机的乱世,而这时候出生的ZUK,面对的是激烈的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