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合作媒体:腾讯科技,审校:承曦。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美国Facebook是全世界拥有20多亿活跃用户的社交网络巨头,进入七月,该公司遭遇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互联网公司广告抵制风波,数百家企业品牌加入了名为“停止利用仇恨牟利”的网络运动,宣布停止购买Facebook的广告服务。据国外媒体分析报道称,这一次的广告抵制运动不会显著影响这家社交媒体巨头的利润业绩,但将会进一步损害其整体形象。

值得一提的是,首批科创板50ETF自7月15日公开申报以来,工银瑞信、华泰柏瑞、华夏、易方达四家基金公司已在准备产品发行相关工作。

米德尔顿同意王凯的说法,称Facebook在主动决策和危机管理方面一直以来“臭名昭著”。他说,展望未来,Facebook应该制定一系列应对机制来解决这些类型的问题。

而对于近期科创板个股密集迎来解禁,普遍估值承受一定压力。业内人士对财经网金融表示,首批科创板50ETF即将落地,科创板即将再迎数百亿增量资金。需要注意的是,科创板的解禁潮,但解禁在预期内,无需恐慌。

根据该网络运动的官方网站,这一次集体抵制运动是对Facebook“长期以来允许种族主义、暴力信息和虚假内容在其平台上猖獗传播”的回应。

工银瑞信则指出,投资科创板,宜淡化短期估值扰动,更多从中长期角度,在有成长性的赛道中自下而上寻找机会。从资金配置的角度,目前科创板仍处于低配状态。随着科创50指数的推出,科创板基金备案、发行加速,增量资金入场,科创板关注度将持续提升。

米德尔顿说,随着更多的大品牌加入这项抵制活动,Facebook的公众形象就变得越暗淡。

当然,消费级的锐龙笔记本也不排除采用自家无线网卡,甚至在未来桌面平台也是有可能的。

此前消息称, AMD还在与联发科合作,从而获得5G基带方案,自然也是为锐龙本准备的。

随着越来越多蕴含科创底色的企业成功上市,公募基金正在逐步将科创板的投资布局作为充实业务发展的重要一环。进入2020年下半年,万家、富国、汇添富、易方达、南方、博时这6家基金公司旗下又有科创主题基金获批。财经网金融梳理统计,新获批基金均是定期开放的封闭型产品。wind最新数据显示,公募市场上的科创主题基金数量已增至62只,其中2020年成立39只。再从产品类型来看,封闭运作的产品已有23只。

“Facebook他们到底相信什么?”他质问道。“他们将采取什么行动来应对外界对这些问题的任何批评,不管是‘黑人的生命也是命’问题,或是原住民权益问题,还有消费者隐私保护问题。”

于此同时,招商证券分析师麦元勋更是指出,从实际运行效果来看,科创板推出一年多,已经成为国内科技创新产业发展的优质土壤。

财经网金融梳理注意到,7月15日证监会官网显示,工银瑞信、易方达、华夏基金和华泰柏瑞四家基金公司已经上报科创板50ETF及其联接基金,并于当天获证监会接收。有业内人士指出,科创板指数化投资时代来临,投资者可以通过指数化产品分享科创板成长红利。

该公司还表示,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前的72小时内,它将加大审查力度,删除有关各地投票条件的假信息。

科创板一周岁的礼物 

Intel早已宣布与联发科共同打造5G笔记本,将在明年初落地。

更多技术细节暂不清楚,但至少第一批产品,应该会绝大部分都是直接采用联发科IP,然后套上AMD的牌子。

8月12日,易方达基金举行媒体沟通会上。易方达指数投资部总经理林伟斌公开表示,作为承担国家战略的资本市场创新平台,科创板正是为科技创新企业量身定制的新园地,是提高资本市场支持科创企业和国民经济高质量增长能力的重要抓手,有望孕育一批兼具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的科技创新企业。

他指出,作为对比,推特网站的政策是在有欺骗性或误导性的内容上增加标签并发出警告,Facebook应该更早实施类似的措施。

该公司表示,它还将封杀旨在阻止选民投票的假信息假新闻,比如关于联邦机构在投票站检查选民法律地位的假新闻。

机构开展科创50投教工作

然而,“停止利用仇恨牟利”网络运动的组织者称这些政策做得还不够,并呼吁Facebook采取10个步骤来改善问责制,完善用户政策,消除平台上煽动社会仇恨的信息。

另据Wind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末的最近一年,科技股集中的医药生物、电子行业涨幅达到82%和78%,位居行业指数涨幅榜前3,计算机行业指数涨幅也达到46%。对此,不少机构认为科创50指数作为科创板核心资产的代表,将成为值得投资者持续关注的指数化投资标的。

另据梳理,科创板50ETF是更纯粹的科创板基金,将以接近100%的高仓位水平投资于科创板。

另据梳理,科创主题基金也在这一年的行情中获得了不小的收获。自成立以来,包括易方达科技创新、南方科技创新A/C、华夏科技创新A这4只科创主题基金翻倍。此外,还有12只科创主题基金收益率超5成。

今年以来,作为科技股投资新阵地,科创板受到市场持续、高度的关注,近期推出的首个科创板指数——科创50指数也引发新一轮热议。

Facebook的公众形象危机在若干年前就已经发生,在“英国剑桥分析公司丑闻”中,Facebook被指将8700万用户的隐私数据泄露给了第三方政客营销公司,随后该公司又被曝光了大量侵犯消费者隐私的丑闻。随后,网络上掀起了“卸载Facebook”的运动,外界要求扎克伯格和二把手桑德博格引咎辞职,并且对Facebook控制的四大社交工具进行分拆。

财经网金融注意到,,上证科创板50成份指数由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中市值大、流动性好的50只证券组成,反映最具市场代表性的一批科创企业的整体表现。作为科创板的核心指数,截至8月14日,今年以来科创50指数已经取得近50%的涨幅。

米德尔顿表示,Facebook需要明白这些问题“不会自己消失”,如果该公司不采取行动,这些问题将会带来重大危害, “他们需要计划和做一些事情,而不仅仅是空谈。”

“指数投资是参与科创板投资最简单实用的方式之一。考虑到科创板个股波动大、业绩不确定性强、研究难度高,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选用适合自身投资属性的指数化投资工具进行配置,能够较好地分散个股风险。”他还指出。

约克大学市场营销学副教授艾伦·米德尔顿说,他认为这次抵制运动不会在一夜间对Facebook造成巨大伤害,但他表示,这只是消费者和广告主对于社交媒体平台越来越不满的最新事件,“这不是Facebook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无论是隐私还是任何其他问题,他们都没有处理好,”他解释道。

加拿大女王大学史密斯商学院的市场学教授王凯(Ken Wong)表示,Facebook可能会在短期内受到一些收入和利润的影响,但基本上不是实质性的程度。

此外,王凯表示,如果Facebook真的选择采取行动,从其平台上删除虚假和有害信息,Facebook将能够提高公信力,改善作为一个可靠信息来源的形象。

上述学者王凯表示,Facebook“应该受到批评”,因为它行动不够主动。

此外,工银瑞信指数投资中心总经理章赟表示,在科创板迎来一周年之际,科创50指数作为首只反映科创板证券价格表现的指数,其推出具有重要意义。工银瑞信持续看好科创板的投资价值,公司此前已推出两只科创主题主动权益基金,开发科创板50ETF是希望为广大投资者通过指数化投资、分享科创板成长红利提供良好的工具,并充分发挥公募基金“普惠金融”的特点,以专业的投资管理能力,借助基金产品深入参与科创板建设,服务科技创新类企业发展。财经网金融注意到,8月以来,工银瑞信基金每天都在公众号发布一篇关于科创50指数的投教文章。

报道称,AMD之所以要进入网卡市场, 主要是为自己的锐龙PRO商务提供支撑,支持更多企业级管理特性 ,而对标的对象自然就是Intel呈统治地位的Wi-Fi无线网卡产品和vPro博锐商务平台。

“这不一定是一个禁令,可以是一个警告,说这个帖子包含某些性质的内容,就像推特网站一样,”王凯说。

截至目前,已经有数百个来自全球各地的品牌成为这次抵制活动的参与者,其中包括可口可乐、联合利华、李维斯、卢勒蒙、福特、本田和阿迪达斯等知名大品牌。

据报道, AMD正在与联发科合作,开发属于自己的Wi-Fi无线网卡,而且是最新的Wi-Fi 6。

王凯表示,这场抵制运动是Facebook一些大型广告主的“集体宣言”——他们“不愿意被扣为人质”。他认为,虽然Facebook正在计划在社交媒体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但是大型广告住已经发出了声音:在Facebook之外,还有很多的网络广告选项。

但是,在Facebook平台上做广告的大约800万家广告主中,抵制的企业仍然只是一小部分。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问题会导致一个拐点,广告主开始说,‘也许Facebook不是一个适宜和我的品牌联系在一起的地方。’”

据国外媒体报道,本月早些时候,包括“反诽谤联盟”和“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在内的公民权利团体联盟发起了这场运动,敦促各国企业在7月份暂停在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购买、刊登广告。

这位学者表示,如果Facebook成为消费者信任、愿意持续访问的平台,其他广告主也会继续留在这里。

上周,Facebook宣布将开始为违反社交媒体用户政策的内容贴上提醒标签,但是不会删除这些内容(因为不合规的言论仍然有新闻价值)。Facebook还计划对所有关于投票的帖子和广告贴上权威信息链接,包括来自政界人士的权威链接。

科创50指数相关ETF正在受到市场高度关注,相关基金公司严格按照合规要求,围绕科创50指数展开投教工作。

“既然这刚刚出现,Facebook不可能预料到这种情况的发生,”他解释道。王凯表示,这一次网络广告抵制风波的综合影响有多大,还有待观察。

而在运行一周年之际,科创50指数也随即推出。

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还宣布,该社交网络将禁止那些宣称来自特定种族、宗教、性取向或移民身份的群体对其他人身体安全或健康构成威胁的歧视性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