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社区疫情防控实地走访记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汪洋 李源 汤炜玮 吴纯新

“S型可能是更古老的SARS-CoV-2病毒,L型则比S型更具传染力,但尚不确定L型是否比S型毒力更强。”该研究认为,103个病毒株基因组数据量较少,后续工作需要扩大样本量,以验证这些结论或推测。“迫切需要结合基因组数据、流行病学数据和患者临床症状做及时、全面的研究。”

湖口社区下辖还建小区和商品房小区各一个,共有居民4740户、1.4万人。但湖口社区工作人员只有11人,疫情防控任务重、压力大。

吴立波介绍,熊家台社区有万余名居民,经过前期筛查,共有发热病人10人,如今已全部送至隔离点,经过核酸检测,其中2人阳性,已转入定点医院治疗。目前社区居民每天在微信群里报体温,社区统一记录筛查。

汤山社区党支部副书记陈思介绍,这里较为偏僻,流动人口较多,不便进行线上体温监测;同时,这里也是容易被遗忘的角落。她说,根据要求,“四类人员”排查不能落一户,也不能漏一人,再偏僻的地方,也要把情况摸清楚。

吴立波说,排查工作主要通过电话和网络完成,“刚开始有过一一上门的想法,但很多居民反对。有人说,你们一天跑很多户,别把人家的病毒带到我家里来了。”

随后,王学丽安排网格员上报,同时联系医院。

应收尽收,是决战疫情的关键一招。2月10日至11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兵分多路,走进武汉多个社区,实地探访应收尽收情况。

刚取下口罩吃着方便面的社区党委书记王学丽,赶紧又戴上口罩,隔着门简单询问了情况,劝他先回家,不要在外面跑。

王学丽一边用酒精在他身上消毒,一边安慰他:“你是家里的顶梁柱,不能倒下。相信你爸爸能够挺过来的!”边说边为他联系隔离酒店。

吴立波告诉记者,江汉区一位环卫工人李阿姨和丈夫刘先生租住在社区内。春节后,李阿姨出现发烧症状,经核酸检测呈阳性,2月6日确诊。社区干部到李阿姨家里走访,发现夫妻俩住在一间十来平方米的房子里,非常拥挤。于是劝说刘先生到发热门诊拍CT检测,结果还好。

上述研究来自一篇名为《关于SARS-CoV-2的起源和持续进化》(On the origin and continuing evolution of SARS-CoV-2)的论文,该论文于3月3日发表于中国科学院主办的《国家科学评论》期刊上,通讯作者是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物信息中心研究员陆剑和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研究员崔杰。

2月11日早上8时,江岸区西马街熊家台社区一派繁忙。

约半小时后,门口又来了一名小伙子,带着哭腔说,他的父亲已经确诊住院,“社区能不能马上把我隔离起来……”

“好的好的,我们马上联系。”

金冬雁解释说,新冠病毒有三万多个碱基,从目前所有的新冠病毒里任意挑出两个,都可能会发现它们的碱基存在个位数的差异。因此,上述研究所指突变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经过排查,社区户籍居民有3人确诊,都属搬迁户,目前住在其他社区过渡,已在当地社区申报住院,其中两人恢复较好,有望近日出院。另有10名发热病人,其中1人为疑似病例,正在集中隔离点隔离;另外9人为一般发热病人,正在居家隔离,有的已经痊愈。

妥善安置“四类人员”

专家:突变可以忽略不计

江岸区房管局下沉到熊家台社区的干部吴立波打开电脑,核实菜、米、药等生活必须用品分配名单,不停打电话跟踪社区送至隔离点居民目前的状况。

帮确诊病人穿衣穿鞋将他抬下楼

“突变是指病毒在传播过程中复制自己时产生的变化。”3月4日,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生物化学系教授金冬雁告诉记者,上述研究中所说的“149个突变”是指103个病毒基因组里的突变加起来共有这么多,对应到103个病毒基因组里,说明每两个毒株之间的差别都在个位数,“这个变化太小了,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王学丽加了他女儿的微信。通过微信语音,告知住院需要准备的事项,并让家里人赶紧自行隔离,等病人住院后彻底消杀。

孝感市中心医院副院长刘晓安介绍,防护物资保障跟早期相比有了改善,但仍面临短缺,主要是防护服、隔离衣、N95口罩、防护面罩等消耗量大。此外,医院还缺少呼吸机、消毒机、血透仪和人工膜肺设备。

2月8日,社区专门请人拍了一小段方舱医院病人生活的小视频,放给李阿姨看,告诉她在方舱医院至少有医护人员治疗,也不会传染亲人,李阿姨终于同意。当日,社区将她送往江汉区方舱医院,目前状况稳定。

新增2名确诊病人暂未住院

王学丽介绍,除新增2名确诊病人待住院外,其他31名病人均已住院,其中,10人住进紫金医院,5人住进武昌区方舱医院,有1名危重症患者送进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正在抢救。疑似病例中,6人在中材宾馆、纽宾凯九龙酒店隔离治疗。

黑龙江省支援孝感医疗队有医务人员310人,分别来自黑龙江13个地市108个医疗机构,以呼吸科、感染性疾病科、重症医学科等新冠肺炎救治核心专业为主,具有丰富的救治护理经验。

电话此起彼伏,一位老人打来求助电话,说家里没有口罩。王学丽当即安排网格员送去10个口罩和一袋面包。

10日上午10时,东湖高新区佛祖岭街道湖口社区,武汉自贸片区管委会综合协调局工作人员胡经纬,正帮着社区工作人员将爱心企业捐赠的蔬菜从货车上卸下,准备分发给社区特困家庭。

截至当天中午,东亭社区确诊病例33人,疑似病例7人,治愈出院2人。

此时,社区办事大厅内有六七个人,忙成一片,有的搬运物资,有的开展消杀,有的报送材料。

统计显示,武汉已有3.4万名干部职工下沉社区,协助开展疫情防控。其中,武汉航发集团组织102名干部职工,组建9支党员突击队,分别进入汉阳区9个社区展开工作。武汉地产集团组织502人奔赴汉阳区、江岸区42个社区。武汉地铁集团则组织800余人的队伍,分赴硚口区9个隔离酒店、洪山区35个社区开展工作。

据了解,熊家台社区在展开“四类人员”排查、执行“应收尽收”方面分几个层次。首先,通过社区微邻里网络平台,让居民自己上报初筛。其次,通过楼栋微信群或打电话核实。第三,对个别情况上门查看。最后,汇总发热情况,每天跟踪联系。如果两三天持续没有好转,将送到社区医院或发热门诊,根据诊断结果,决定送往何处。

“夫妻俩住在一起极易交叉感染。”经过社区上报,江汉区方舱医院为李阿姨留了床位,通知她准备生活用品前去入住。但是李阿姨坚决不肯,认为去方舱医院更容易交叉感染。吴立波和社区干部上门劝说,李阿姨仍然不肯,错过当天方舱医院名额。

两人都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测量体温时,尽量与居民保持距离,测温完成后消毒,避免交叉感染。

为落实东湖高新区组织部“干部进社区,防疫我先行”工作安排,武汉自贸片区管委会综合协调局4名干部对口支援湖口社区。

2月11日中午12时30分,一名中年男子急匆匆来到武昌区水果湖街东亭社区党群服务中心,戴着口罩站在门口没进来,神情沮丧。

如何看待论文中提到的149种突变?给新冠病毒分型的依据是什么,以及这种对于疫情防控有何意义?3月4日,新京报记者分别致电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办公室和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病原生物信息学研究组,但双方均表示不便接受采访。

送病人住院也不容易。

“体温36.2摄氏度,正常!”

该局负责人介绍,1月30日开始,4名干部下沉社区协助疫情防控工作,主要负责上门帮扶特困家庭、转运确诊病人、为隔离家庭送物资、协调居民各类诉求、普及居家防护知识等工作。

此前一天,重庆支援孝感第二批医疗队157人(医务人员142人)也已抵达孝感。经过必要的业务培训后,这支医疗队13日被分别派到孝感市中心医院和大悟县、孝昌县、云梦县,立即投入救治工作。

2月4日,湖口社区一位多发性癌症患者确诊感染新冠肺炎。一位支援干部主动请缨,与两位社区工作人员上门,为他穿衣穿鞋并抬下楼,同时联系街道病人派遣车辆将其送院。徐晓萍说:“在风险面前,他们没有一丝犹豫,值得敬佩。”

多方劝说将病人送进方舱医院

对于上述研究所推测的两种病毒亚型在传染性和致病性上的区别,金冬雁认为这种推测完全没有依据。他解释说,学界从来不会根据两个病毒株在一个碱基上的差别给病毒分型,此类推论违背了病毒学、分子生物学、生物信息学的基本原理。

“四类人员全部安置到位,社区情况有所好转。”

“这一百多株病毒互相之间非常相像,要搞清楚它们的区别太难了。”金冬雁表示,要证明新冠病毒发生了明显突变,需要通过相关实验,搞清楚每一株病毒分别给患者造成了什么症状,并结合流行病学数据分析,才能得出与传染性和致病性有关的结论,而上述研究所做推论的依据显然是不够的。

重庆医疗队重症组60名医护人员,接管了孝感市中心医院3个隔离病区,救治的都是重症和危重患者。“刚开始病房气氛是抑郁的,患者心里非常焦虑。”来自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医生李蕊说,“自从中心医院第一批两名患者治愈出院,整个病房的氛围都变了,患者看到了希望!”

2月10日上午,汉阳区龙阳街汤山社区,武汉航发集团下沉社区帮扶小组与社区工作人员一起,来到威阳金属物资交易市场片区,为一名64岁的蔡姓住户测量体温,徐波负责测量,陈方园负责记录。

该研究发现,在来自公共数据库的103个新冠病毒基因组里,共存在149个突变,且多数突变在近期发生。此外,103个新冠病毒的病毒株中有101个属于两个亚型,并将其命名为L型和S型,两个亚型的区别在于病毒RNA基因组的第28144位点,L型是T碱基(对应亮氨酸,Leu),S型是C碱基(对应丝氨酸,Ser)。

“他们已经在社区支援近2周时间,苦活累活抢着干,帮了大忙。”湖口社区党委副书记徐晓萍说。

研究人员发现,在103个新冠病毒基因组里,L型约占70%,S型约占30%,且每个L型病毒株比S型携带了相对较多的新生突变。

重庆支援孝感第一批医疗队副领队潘传波说,早在1月26日、大年初二,第一批医疗队144人(医务人员135人)就驰援孝感,目前分别战斗在孝感市中心医院、市第一人民医院、东南医院和汉川市人民医院。

3名搬迁户在其他社区确诊住院

记者看到,省委军民融合办、武汉市金融局、武汉市旅发投集团以及武昌区财政局均派有机关干部下沉社区,帮忙监测体温,联系落实防护服、护目镜,解决后顾之忧。

“我刚确诊了,请帮我联系医院。”

研究:新冠病毒已突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