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消息,在7月7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英国通讯管理局(Ofcom)裁定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播放了韩飞龙(Peter Humphrey)认罪录像视频的相关行为违反英方有关规定。该局称将对CGTN采取处罚措施,但并未透露细节。你对此有何回应?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回应称:我们对英国通讯管理局有关决定表示关切。这已经不是英方有关机构第一次针对中方媒体作出错误决定了,我们坚决反对其为中国媒体在英国开展正常新闻报道工作人为设置障碍。关于韩飞龙案,我想重申,中国是法治国家。中国司法机关依法办案,依法保障外国人在中国的合法权利。韩飞龙在刑罚执行期间已认罪悔罪,于2015年6月9日被释放。我们再次敦促英方有关机构撤销错误决定,为中国媒体在英国开展正常新闻报道业务提供支持和便利。(总台央视记者 赵晶 靳丹妮)

“整顿平台上针对黑人群体的仇恨言论与虚假信息,只有在上升到公关危机的时候才会成为公司关注的重点,”Color of Change的总裁拉沙德·罗宾逊(Rashad Robinson)说。罗宾逊还表示,国会也可能会参与该平台上的民权保护事宜。

按常住地分,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905.46元,增长0.6%;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773.52元,增长4.4%,高于城镇3.8个百分点。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值2.50,比上年同期缩小0.09。

河南省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王世炎介绍,根据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结果,上半年全省生产总值25608.46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下降0.3%。

为特朗普开绿灯,令人不安的先例

只要愿意,脸书可有效管理有害内容

继2018年12月和2019年6月的前两次更新后,新的审计报告总结称,公司对民权问题的处理方式“过于被动和零散”,并在最后发问:Facebook到底有没有真正致力于解决平台上的大量问题。

但是,报告也承认,Facebook未能解决公司对民权的承诺与其对言论自由铁板一块承诺之间的矛盾。相反,公司应该努力对言论自由进一步培养全面的了解,弄清楚典型用户是如何使用该平台的。

特朗普的“敢抢劫就敢开枪”的帖子则代表了差不多的自我辩解式不作为行为。在那篇帖子里,总统涉嫌使用民权时代白人种族隔离主义者喊过的口号,来暴力威胁“黑人命也是命”抗议者。虽然Facebook的高管致电白宫请求让特朗普更改或删除该帖,但公司最终还是没有对总统帖子采取任何行动。特朗普也在Twitter上发布了相同的内容。相比之下,Twitter选择标记总统的帖子,理由是内容违反了平台上禁止美化暴力的规则。

让Facebook的仇恨言论问题更加复杂化的一件事是,没有足够确凿的数据来弄清楚平台上的仇恨言论问题有多严重或如何影响不同的群体。报告说“缺乏用于分析研究的数据似乎让记录和定义问题、确定问题来源和探索潜在解决方案,变得更加困难”。

据介绍,“中原粮仓”河南今年夏粮生产形势总体良好。夏粮总产量750.75亿斤,增长0.2%,再创夏粮产量历史新高。

今年6月份,Facebook宣布,公司将标记违反平台社区准则的帖子,但不会删除,因为帖子具有新闻价值(如果帖子的公共利益价值高过帖子带来的损害),然而帖子具有新闻价值这种事并不常见。审计报告披露,过去一年中,公司的新闻价值特例仅对政客应用了15次,而在美国仅一次,而且这些例子的具体内容目前也不清楚。

经过两年的努力,Facebook最近终于发布了公司的独立审计结果,一份Facebook平台上民权状态的广泛报告,涵盖从仇恨言论到广告到算法偏见等主题。审计人员发现,公司在打击平台上的仇恨辱骂言论方面,做得还远远不够。

多年来,民权领袖一直在向Facebook施加压力,要求公司设立一个职位,确保公司的的确确有在关注自己的产品和政策是否公平对待所有人。随着这份审计报告的发布,Facebook同时还宣布将设计一个高级副总裁职位,负责管理民权事务。但是审计人员依旧觉得这样还不够。他们想要Facebook建立一个“民权基础设施”。

他们还解释说,区别对待政客的内容,“无形中塑造了一种言论等级制度,权力越大,享有特权越多”。

报告中援引的特朗普发布的与投票相关的帖子包括对加州、密歇根州、内华达州邮寄选票的虚假陈述。Facebook最终认为这些帖子并未违反社区准则,辩解说,帖子里提到密西根州和内华达州的言辞不过是“质疑了官员的合法性”。审计人员解释说,他们“强烈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认为这些帖子违反了政策规定,但一直到做出最终决定之前都没有“机会与决策者直接交流”。

不知道仇恨言论问题究竟有多严重

这种新举措与公司处理其他类型的虚假信息方式形成鲜明的对比。对于其他类型的虚假信息,Facebook向来怠于应对。审计报告中写道“Facebook二话不说就对反疫苗接种运动拥护者的言论采取措施,又或毫不迟疑地限制新冠疫情有关的虚假信息,但面对选票问题时,Facebook却迟迟不愿采取强有力的规则来限制虚假信息和选民压制”。

Facebook的审计报告显示,公司在打击仇恨言论(尤其是白人民族主义)这件事上任重而道远。Facebook的确取得了一些成绩。该公司称,它现在可以更好地识别仇恨言论,有350名员工专心处理Facebook上的危险组织。但审计人员称,仇恨内容在平台上要么停留时间过长,要么未能在第一时间被删除。审计报告指出,当内容指向非裔美国人、犹太人和穆斯林时,这个问题尤其严重。

Color of Change的总裁罗宾逊在声明中说,新的职位“是(Facebook迈出的)重要一步”,但又补充说“他们需要足够的资源支持才能发挥作用”。

虽然审计的重点是仇恨言论,报告也提到了另一个困扰了Facebook多年的相关问题,这个问题甚至更加复杂:Facebook的平台是否在政治上两极分化用户,以及这跟平台上散播的仇恨言论有什么联系。最近的一篇媒体报道称,Facebook的领导层搁置了一项调查社交媒体是否加剧两极分化的研究,从而中止了让平台变得不那么具有分裂性的努力。Facebook和扎克伯格无疑否认了报道中的说法,还指责媒体报道不实。

审计报告建议,新的民权副总裁应该手下有一个团队,而不是独立工作;他们在“涉及民权的关键决策”中应该具有发言权,比如是否删除某一个政客的争议帖。审计人员还特别指出,新的民权副总裁“在做决定时必须‘要在会议室中’(即与决策者有直接交流),并能够与领导层有直接的交流”。

2016年大选后,在公众压力下,Facebook调整了News Feed的算法,以便更多地推送亲朋好友的帖子而非新闻报道。尽管如此,审计人员仍旧认为,光有这一点措施还不够,而且“Facebook应该尽其所能防止其工具和算法将人们推向自我强化的极端主义深渊,并且公司必须意识到如果做不到的话会给现实世界造成危险(并危及生命)”。

这份报告虽然对Facebook的声誉意义重大,然而它对公司并不具有约束力。Facebook可以选择听从报告中的建议并付诸实践,也可以选择无视这些建议——这也是罗宾逊等一众倡导者极为担心的问题。周三,在公开这份报告的声明贴里,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说,“他们(审计员)要求的改变”,公司“不会每一条都照做”,但“也会尽可能多地付诸实践”。

但是,审计人员说,Facebook有能力做到这些。Facebook不仅有能力删除仇恨内容,也可以借助“推荐”等功能让用户“远离(而不是靠拢)极端主义组织”。

“对于一家二十一世纪的美国企业,对于Facebook——一家对我们的日常生活有如此大影响力的社交媒体公司,如果撇不清这两种价值观之间的关系,结果将是毁灭性的,”首席审计师劳拉·W·墨菲说在报告引言中写道,“这样的平衡不容易,且自美国建国以来,这种权利和利益的平衡一直是全国争论的一部分。Facebook无法谐调这些价值观,也无可厚非,如果公司一定要这么做的话。”

今年上半年,河南省工业生产由负转正。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0.6%。

虽然Facebook的领导层一再强调公司对言论自由的重视,但审计人员发现重视言论自由也是有代价的。Facebook系统性地选择优先考虑政客们的言论,而不是打压损害整体用户利益的有害和仇恨言论。在报告中,审计人员多次引用扎克伯格2019年的乔治城大学的演讲,称这是一个“转折点”:Facebook多次强调公司对自由言论的承诺,将其作为“平台的治理原则”。

“总的来看,上半年全省经济逐步克服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经济运行逐步向好。”王世炎表示,但也要看到,国际疫情和世界经济形势更趋严峻复杂,外部风险挑战明显增多。(完)

扎克伯格竭力否认Facebook两极分化其平台用户的观点,还强调从整体上看,平台让人们更加团结。审计人员对这一结论表示怀疑,说他们“不相信Facebook足够重视两极分化问题的严重性,而且Facebook使用算法的方式无意间也助长了极端和两极分化内容”。

“没有这些资源的支持,我们便没有理由相信Facebook会真正重视民权保护,”罗宾逊说,“我们所能预料到的不过是扎克伯格一边夸夸其谈言论自由,一边又允许政客们随意扯谎、搬弄是非,任由仇恨言论和政治混乱恣意发展。”

与此同时,公司仍旧未对特朗普的旧帖子采取任何行动。审计人员总结认为,对于很多民权倡导者来说,“损害已经造成”。他们说,即便Facebook有政策支持民权,拒绝将这些政策应用于特朗普也会削弱公众对该公司的信任,并给其他政客留下空间效仿总统。

Facebook在民权领袖和政客的压力下发起这项独立审计,期间Facebook正遭遇平台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广告主抵制运动——“Stop Hate for Profit”(停止利用仇恨赚钱)。这项运动由包括NAACP、反诽谤联盟和Color of Change等民权组织发起,并且这些民权组织目前依然丝毫没有暂停抵制Facebook的意向。超过1000多家公司已经加入这项抵制运动,尽管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否认抵制运动对平台造成实质影响。

Facebook选择不对政客进行事实检查,还不时允许他们违反Facebook自己的“不准发布有害内容”的规则,理由是政客的言论本质上具有新闻价值。这又引发另一个问题。审计人员说,这两条都明显有悖于公司的民权努力。允许政客散布关于选票的不实信息更破坏了Facebook对其价值观的承诺,尽管扎克伯格在他的乔治城大学演讲中将其描述为言论自由的一种形式。审计人员说,他们发现Facebook将言论自由至于其他价值观——如非歧视和平等——之上的行为,“非常令人不安”。

审计人员说,特朗普总统违反了平台的社区准则,但Facebook却没有处理总统的帖子,这样的行为无异于在“枉顾”代表平台上民权进步的政策。报告特别提到了特朗普的一组帖子,包括对投票做出虚假陈述的帖子和那个臭名昭著的“敢抢劫就敢开枪”贴子。与先前民权组织的担忧相呼应,审计人员说,这些帖子显然违反了Facebook的社区准则,不删除这些违规内容为特朗普和其他政客开创了令人不安的先例。

居民收入保持增长,城乡收入差距略有缩小。上半年,河南全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429.60元,同比增长2.6%,比一季度提高0.3个百分点。

例如,审计人员要求Facebook禁止所有宣扬白人民族主义或白人种族隔离主义的内容,但公司至今未能做到。审计人员说,Facebook已经明确禁止“白人民族主义”或“白人种族隔离主义”等短语,但这种简单的方法并未有效组织种族主义内容继续在平台上传播。

抵制运动的领导者也曾试图与Facebook合作。对他们来说,这份最新的审计报告证实了他们之前对这家社交媒体公司的大部分看法:公司没有严肃对待平台上的仇恨言论、偏见、两极分化和缺乏多样性等等问题。

言论自由至上会导致其他问题

他们说,Facebook的决策让“试图禁止平台上选民压制的所有政策倒退了一大步”。

Facebook一直在同平台上的仇恨和暴力言论做斗争,包括白人民族主义者在Facebook Watch上直播的脱口秀节目以及极右翼运动“boogaloo movement”的成员。这些极右翼运动提倡反政府意识形态并在最近的种族平台抗议中煽动暴力。

新民权高管需要实实在在决策权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的前总监劳拉·W·墨菲(Laura W. Murphy)和民权律师梅根·卡塞斯(Megan Cacace)两人是报告的主要作者。墨菲将Facebook的工作比作攀登珠穆朗玛峰。她说,虽然Facebook确实取得了一些进展,但这家社交媒体公司仍未投入足够的资源或足够迅速地处理平台面临的各种民权挑战,从而“将对Facebook是否全力以赴解决问题的合理质疑推向最高点”。

无论公司最终付诸多少实践,这一次的审核工作总归也是对Facebook长期努力的一次全面考察。过去几年来,Facebook一直在努力谐调该公司在言论自由方面的一贯价值主张,与平台上漫骂和歧视言论泛滥造成种种伤害这一事实之间的矛盾。基于这一主题,我们从89页的报告中提炼了以下五大与Facebook和民权有关的要点。

审核疫情相关内容如今也变得日益复杂起来。正如记者彼得·卡夫卡(Peter Kafka)在5月下旬解释的那样,围绕新冠疫情的讨论已经从关注公共卫生演变成恶言相向的党派政治争辩,包括投票权、各州的复工计划以及佩戴(或不佩戴)口罩的政治选择。该报告还指出,3月到5月之间,因违反干扰选民政策而被处理的10万条内容中,大部分与新冠疫情有关。

对于这个决策,Facebook辩称,平台上允许发布采取国家行动一类的威胁言论。但审计人员认为,这个逻辑忽视了“这类陈述——尤其出自掌权者之口并针对特定的少数群体时——会纵容和合理化针对该少数群体的暴力。”他们还说,“随意射击不是对国家武力的合法使用。”审计人员再次强调,在决策过程中,他们的意见未被及时采纳。扎克伯格后来在员工大会上解释了Facebook就“敢抢劫就敢开枪”帖子所做的决策,但该决策依旧遭到公司高管的指责,并促使员工发起线上罢工活动。这也是后来的“停止利用仇恨赚钱”抵制运动的导火索之一。

审计报告还批评Facebook未能足够迅速地对仇恨活动采取行动。报告提到,2019年,Facebook用了超过24小时的时间才删除意在对德州休斯顿举办的北美伊斯兰协会年度会议的参与者进行人身恐吓的活动。Facebook后来承认了公司在该事件中的失误之处,但审计人员呼吁公司从根本上修改平台的审核流程,以加快删除这类事件的速度。报告说,在当前的全国性抗议活动中,适当地控制活动事件直观重要,“以确保人们不会利用Facebook组织号召战斗宣言来伤害或恐吓特定群体”。

新冠疫情增加了该公司处理有害内容的风险。值得注意的是,为应对疫情,Facebook积极处理与疫情有关的虚假信息,删除成千上万条公司认为可能造成直接身体伤害的虚假帖子。

根据6月份公司全员大会的会议笔录,在扎克伯格最终做出不删除特朗普那个“敢抢劫就敢开枪”的争议决定之际,参与讨论的人数还不到10人。而根据扎克伯格在会议上的说法,参与讨论的人员中只有一人是黑人,并且亦无一人是专门负责民权事务的。

考虑到11月份的2020年总统大选越来越近,这个问题尤其显得重要。